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

遇強則強的人間佛教契理契機者


闕妙芬

 79日昭慧法師的高雄簽書會,我有幸擔任淨心文教基金會的工作人員之一,我真的很興奮,利用一夜的時間,一口氣看完師父的新書《浩蕩赴前程》。我深刻體會,昭慧師父為何要橫跨三界──宗教界、學術界與社運界,為何要以勇猛無畏的行動,來關懷社會的多元議題,甚至以僧人的身分,來促進社會的改革!


 對於「昭慧法師」的名號,最早的認知是來自新聞。2009年立法院通過博弈條款,師父爲了澎湖博弈公投挺身而出,帶領民眾反對賭博合法化,自那時起,我很欣賞與崇敬師父。

 我的父親生前是一名遠洋漁船的船員,或許長時期在海上漂盪,沒有任何的娛樂,父親只要漁船一靠岸,就常吆三喝四的聚眾小賭,雖是娛樂,卻也染上賭博惡習,越賭越大,因此欠下不少賭債。小時為了父親賭債問題,度過很長時間的窮困不安生活,因此我對「賭博」深惡痛絕。由此因緣,開啟我對昭慧師父的崇敬與學習。

 我學習佛法已經超過二十年,對於許多人來說,二十年只是一個很嫩的資歷。我學習過北傳佛教,也曾學習南傳佛教,我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,陷入一個迷失中──佛法的學習,越守舊的越好,越傳統的就是對的,過去我瞧不起消災祈禱的民俗佛教信仰,我曾自嘲自己是「古物魔人」。

 後來,自己身旁發生很多事件,讓我打破這個迷思,不是守舊就是對的,也不是越傳統的就是對的。我一位自小就認識,已經身為人母的好友曾經說──當她的小孩生病高燒不退,雖已看診服藥,又持續仍高燒時,身為母親的她會慌亂害怕,這個時候,她會希望透過收驚等民俗宗教儀式,祈求讓小孩度過病苦難關,讓她內心得到安定的力量。

 身旁人們許許多多的言行表現,透露出一件事情──這個社會,需要解脫涅槃的佛教,但是更需要民俗佛教信仰穩定人心,一個母親因為擔心孩子而尋求宗教安定的力量,她在煩惱的時候,需要的不是打坐參禪,也不是深奧的佛學理論,她只需要收驚等民俗宗教儀式,很簡單的民俗佛教信仰。

 然而,一個母親的心理是如此,更何況社會其他多元的族群呢?因此,昭慧師父為許多團體發聲,訴求芸芸眾生們的需求,不論是動保團體,或是同志團體,大家有許許多多的不同需求,有各式各樣問題,昭慧師父正視這一切現象,挺身而出為這個社會發聲,為人間佛教的延續,背負更深切的使命!

 印順導師在《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》闡明:「人間佛教的人菩薩行,不但是契機的,也是契理而又適應世間。」以「契理」的角度說,昭慧師父以學者身分深入教理的研究,將佛法理論廣為傳播。更發起比丘尼正名運動,破除台灣民眾早期以「齋教」的偏誤觀念來看待出家人,導正出家尼師們是菜姑、尼姑的錯誤觀念,大大提升台灣佛教的整體水準。昭慧師父已經做到人間佛教契理又順應世間的教義推廣。

 以「契機」的角度說,昭慧師父關心社會議題從不間斷,考慮芸芸眾生「藉相修心」的需求,不斷的在於「方便」與「純度」之間做適合眾生的教化,可謂是入菩薩行的菩薩行者。對我而言,「遇強則強的勇者」已不足形容昭慧師父的風範,她延續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精神,可謂是「遇強則強的人間佛教契理契機者」!

 這只是簡單闡述書中內容的讀後感,也是我對於昭慧師父的敬仰,最為真誠的自我表露,願讀者們能夠來閱讀(也是「悅讀」)《浩蕩赴前程》,細細品味昭慧師父入菩薩行的大家風範。